博雅旅游网 > 广东旅游网 > 广东 > 肇庆 > 肇庆

“躲”在大山夹缝里的肇兴

  “躲”在两座大山夹缝里的肇兴,只有一条窄窄的公路与外界相连,侗族的村落处处风景如画

  

    高原

    在普通的地图上是绝对找不着肇兴的,肇兴躲在两座大山的夹缝里。没有国道通过,只有一条窄窄的公路把整个村子“切”成两半。

    去肇兴有三条路可走:从广西三江县、贵州从江县和黎平县。肇兴属黎平县管辖,所以那天我们从黎平县城出发,经中潮、永从、皮林等乡镇。但所有到过肇兴的人都知道,那一条路非常难走,而我们所乘的客车又是“年代久远”,破败不堪,在路面上行驶简直是在跳芭蕾舞,如果那司机分一点点心,准会掉进万丈深渊。旁边的本地人看到我们惊吓的样子,严正地告诉我们,那一条路从没翻过车,他们那里的司机个个身手不凡。真想不到这是个卧虎藏龙之地,连司机也是一流的。其实车上不只我们三人是外地人,乘客差不多半数来自省外和国外,他们倒没什么害怕,只一味地流连窗外的美景,不时发出历险的怪叫声。

    公路两旁都是浓密的树林,有点泼墨的味道,侗家的吊脚木楼时隐时现地映在远方,别致而富有情调。

    肇兴离广西三江、湖南的通道比较近,与它们共同构成“南侗”民俗文化圈(北侗指贵州玉屏、湖南新晃、芷江等侗族自治县,主要以语言为分界点)。按地理位置来说,肇兴应该不算高原范畴,因为云贵高原的实际意义主要指黔西、黔中、黔南和黔北的广大地区,黔东南特别是靠广西近湖南的肇兴与云贵高原基本上不沾边,与云贵高原相比,它的海拔不是很高,但是从整体的地理感觉(相对于平原)来说,它也够称得上“高原上的村庄”了。侗族学者石干成在他的著作中一再把这个地区命名为“南高原”,我想是基于上述的含义。

  鼓楼

    侗族地区最显著的特征是鼓楼。整个肇兴,共有五座鼓楼。从远处望去,五座鼓楼像竹笋一样从木楼群中拔节生长,气势非凡!

    到肇兴那天已是傍晚,戏是看不了了,只能到每座鼓楼看看。据本地人介绍,这些鼓楼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新建的,旧的在“文革”期间已被破坏,极少得到重新修缮。鼓楼全是木楼,不用一根铁钉,层层叠叠数十层,被中外建筑专家誉为“罕见的民间建筑艺术”。

    鼓楼共有十六根柱子,最里层四根,为主要支柱;外围十二根,是骨架。据侗学家解释,四根大柱代表四季,十二根稍小的,代表十二个月,还有每一层的小柱,都各有所代表或象征。而且,在屋檐和屋顶,雕刻或描画着他们信仰的图腾。鼓楼主要用来聚会,举行活动,比如祭祀、开会、春节的歌舞等等,总之,鼓楼是侗族人民的信仰所在,精神所在。

    风雨桥

    在有河流穿过的地方,与鼓楼相生的是风雨桥(也称“花桥”)。风雨桥跨越数十米河道,桥梁全是千年古树,木质坚韧,能承受巨大重力。与现代的桥相比,它的最大特色是有瓦盖成的顶,能让人们避雨、躲冰雹。而且,桥两边各有一张长凳,供人们休憩。

    我想,古人修这座桥的主观意图不在于给人们避雨和躲冰雹,也不是专供人休憩,侗族是一个爱歌唱的民族,花桥的出现与歌有关。如果你仔细留意,会发现,在夜幕降临之时,一对对的青年男女在桥上对歌,唱得让人迷醉,难怪有人说侗家人说话都像唱歌一样。花桥就是孕育歌声的天堂。

    专门研究侗族的学者指出,侗族有两大文化,一是楼文化,二是桥文化,它们所创造的文化和表现出来的艺术魅力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,这在世界都是罕见的。 

    踩歌堂

    得知第二天是踩歌堂,我们当晚兴奋得连觉都不想睡,因为这是侗家人最隆重、办得最有水平的节日,怕错过机会。但最终还是睡着了,毕竟长途跋涉,困意袭来,谁也抵挡不住。

    第二天醒来已十点多钟,离踩歌堂只有半个小时,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洗刷和行包的打理。刚要出旅社,发现外面细雨缠绵,但街上还是游人如织,匆匆赶往鼓楼。我们也全然不顾地扎进雨中,朝着人流的方向。

    不幸的是,当天围观的人太多,我们很难挤进里面,刚刚钻进去又被“抬”(两脚踩不着地)了出来,加上后来的雨越下越大,近乎倾盆而来,我们根本无法拍照,望着那场面,心里只是干着急。

    没办法,只得回住处再想对策。到了第二天,即初九早上,正当发愁的时候,旅社的“服务员”敲开了我们的门。她告诉我们,今天他们纪堂村(毗邻肇兴,属肇兴管辖)也搞踩歌堂,比这里还热闹,还隆重,如果我们想去的话,她可以带我们去。我们一口答应,内心满含感激。其实我们早就知道,那个女孩尚在县民族中学复读高三,名字叫良秀,寒假来此兼职。我们刚进那家旅社的时候,就是她在值班。

    纪堂

    我们沿着山顶一直走,最后来到纪堂。在泥泞的村道上行走,望见许多侗家女孩正在吊脚楼上对镜梳妆打扮。我们知道,踩歌堂快要进行了!

    让人想不到的是,在那么一个高坡上竟然还有人居住,而且保留着极其辉煌的民族文化传统。带我们去的良秀告诉我们,纪堂每年春节都搞很多的祭祀和庆祝活动,特别是踩歌堂,每家每户的尚未结婚的年轻男女都必须参加,这是个不成文的规矩。参加踩歌的人一定要穿侗族特制的服装,男子除了要穿那一套衣服外,还要用黑土布包住头,女的除穿着外,还要佩戴银饰品,如银项圈、银耳环等,带得越多越表示她家庭的富有。

    因为还没开始,我们就在良秀家歇脚,闲聊。她父亲是屠户,很豪爽的样子,硬是给我们煮饭吃。我趁饭还没煮好,溜到良秀邻居家看她们穿戴和打扮,那里集中了很多的女孩子。后来发现,每一个要穿衣服的女孩子身边都有长辈或亲戚在帮忙,或梳头,或穿衣,或绑腿,一个人从头到脚需要严格细密的武装。这比古代在皇宫里的公主宫女穿着还要讲究,还要复杂,一般要花上一个早上的工夫。不过男的比较简单,熟悉者一个人便可轻轻松松解决。

    侗衣

    正当我看得出神的时候,一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妇女用很不标准的普通话问我,要不要借她们的侗衣来穿穿?她以为我是汉族,不会说侗语。我用侗语回答她说,好啊。她朝我笑了一下,随即麻利地跑进屋里挑了一件做工精细的侗衣,要我立刻把原穿着的衣服脱下来,换上新的。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亲自为我包头巾,包得既扎实又漂亮,她的那种热诚、好客、质朴和专业让我感动了好半天。不一会儿,陆再位和谭元炀也过来了,那些淳朴的村民又找了两套衣服给他们穿上,我们成了名副其实的侗家人。

    穿上侗衣,包上头巾,那就得去踩歌,因为在侗族地区,有种规矩就是在踩歌堂期间,你包上头巾就代表他们村的一个男子,所以有责任参加。不过你唱也行,不唱也行,“滥竽充数”也行,总之别人做什么你也象征性地做什么。当然,这仅仅是对外地人来说,本地人对侗歌一定要熟,不然别人要笑话你的,而且很难在本地找到对象。

    从良秀家出来,我们径直往鼓楼。鼓楼的那一块空地已站满了人,有观看的,也有踩歌的,踩歌的人打扮得相当整齐亮丽,颇有浓厚的侗族风味。

    侗歌

    踩歌堂开始了,先是放三个铁炮,然后是无休止地放鞭炮,寨里的长老都穿着古代皇宫里的元老服,到“堂”中央就坐,座位是按辈分和资力来排的。他们围着一张不大不小的桌子,桌上摆了一些祭祀用品。那些年轻女子,手牵手,围成一圈,绕着他们唱歌。最外面的是年轻男子,又围成了一圈。“男子组”和“女子组”各有一个歌师带领(男带男的,女带女的),歌师是全村记得侗歌最多、唱得最好、熟悉本地风俗的中老年人。他们两人带男女两组相互对歌。对歌的内容有对土地、对家庭和对爱情的赞颂。侗族是一个膜拜土地的民族,对土地的歌颂,则是对土地养育之情的感恩;而对爱情的歌颂,则是对永恒爱情的膜拜!

    因为我是直接的参与者,对踩歌堂的感受特别深刻,我认为,它其实就是一种祭祀,祭祀有祭祖和祭鬼。祭祖是歌颂性的,祭鬼则带有诅咒和驱赶的味道。比如在踩歌堂活动中,有一个细节很有意思,有几个近乎裸体的蒙面人(只遮住害臊部位,扮鬼),全身粘着肮脏的鸡毛,被人们拿着棍子到处驱赶,最后被逐出村外。这是诅咒的对象。而他们用竹架抬着小孩子、用人拉犁等则有祝福的含义,他们期望通过祝福,达到儿女出人头地,土地年年丰收。

  

上一篇:周末去东升岛过神仙的日子  
下一篇:肇庆:人间仙境观鸟天堂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