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雅旅游网 > 广东旅游网 > 广东 > 广州 > 广州

广州:那些渐行渐远的岭南风情

      外地人提到广州,总会联想到光怪陆离、声色犬马的夜生活;或是广州做为改革开放,发展经济的带头大哥的形像。其实在广州生活久了,就会慢慢发现广州也有着深邃的历史,时尚而不幼稚不轻飘。只是城市的锦玉繁华和飞速发展似乎淹没了历史,从南越王墓到苏东坡后代墓群;从三元里抗英记念碑到黄埔军校;再从北京路千年古道遗址到沙面的殖民建筑,见多识广的都市人对此熟视无睹。我羡慕广州的学生,因为他们除了历史书,还有那么多看得见的鲜活素材。每次看到小洲村那个建于1909年的“东方理发馆”,我都是很感慨,我佩服它的倔强,全球化的现代文明冲击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保持本色需要一分坚持。可喜的是,那天在西门口经过,看到一个民国初期的老当铺也相当完整的被保护了起来,与之对应,中山四路大东门那个清末的老当铺也修好了。它们终于寻到了它们在城市中的价值和位置。

      有些历史是沉重的,而植藏在深巷中的民风民俗却是亲切的,同样让人难以忘记。这些几千年来形成的独特的岭南文化,经常让初来广州的人惊怪不已。但是入乡随俗后就见怪不怪,反而感觉很可爱。

  

    一、铿锵粤语蛮海外。充斥滿耳的“鸟语”,是最先另外地人莫名的,其实在国外有华人的地方就能听到粤语,在外地旅游,听到粤语解说词,广州人都会感到很亲切。粤语九声六调,外国人说这是在听音乐。

    二、头杯茶水烫碗筷。这早起一上茶楼,就体验到好几怪。广州人一般先用茶水涮茶杯、碗筷、匙羹等,涮完后的水就倒入一个叫“水盅”的容器。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岭南气候潮湿,蟑螂较多,食客用餐前用茶水冲洗食具上的蟑螂xx,其实在家中的碗筷也是用水冲洗干净后,或是放在消毒柜里面,不能散放在外面,否则很容易被蟑螂光顾。茶水烫碗筷的习惯不一定是在粤菜馆出现,比如湘菜馆、川菜馆、东北菜馆等都可以见到,除非是吃西餐就免了。如今,有专业的清洁公司负责清洗打包包装食具,这种现象越来越少见了。

      三、叩桌致谢最奇怪。不管是服务员还是朋友之间倒茶,受茶者总要弯起右手中间的两个或三个手指,轻轻的叩击桌子,表示感谢。传说当年乾隆下江南微服私访时和当地农民一起吃饭,给农民倒茶时顺便也给自己的随从倒茶。随从大惊,因为皇帝给自己倒茶,自己理应叩头答谢(叩谢),可不能暴露乾隆身份,不可能叩谢,因此随从灵机一动,弯起手指敲桌子表示“叩谢”。

    四、靓仔靓女人人爱。不仅服务员可以称为“靓仔”和“靓女”,在广州,只要您不是老态龙钟,在很多非正式的场合,都有大把机会被唤作“靓仔”或“靓女”,而不是生硬的“先生小姐”,尽管您可能自以为并不“靓”也不“帅”。

    五、鸡蛋照着灯泡卖。叹罢早茶,去菜市场逛逛,又会发现几大怪。北方人买鸡蛋一般拿起来,用手晃一晃,感觉不散黄就可以了,而在广东、香港和澳门,卖鸡蛋的档主要准备一种特殊装备,一个长条形木匣开4-5个小洞,里面分别装有灯炮和开关,把鸡蛋放在小洞上,打开开关,通过这个“透光试验”来鉴别鸡蛋,避免买到散黄的“坏蛋”。超市里包装精美,捆绑牢靠的“品牌蛋”,貌似品质过关,可是如果运气不好,仅仅碰到一个臭鸡蛋,就可以搅坏一锅菜。我有个同事炒鸡蛋就是打开一个鸡蛋放一个碗,如果没有散黄或发臭才敢聚合起来上灶炒。看来超市也可以引进鉴别鸡蛋的这种方法吧。

      六、鲜花菜市场里晒。广州不愧为“花城”,四季花开,居民买花同买菜一样随意。每每见到品种繁多,缤纷艳丽的鲜花总是被吸引,可是想到花儿凋谢枯萎被打扫扔掉的惨状,就打消念头。君不见春节过后,满大街的垃圾桶从里到外都是枯枝烂叶,残花败柳,盆栽的也难逃厄运,毕竟细心体贴而且专业的护花使者不多。我想如果把鲜花当做有生命的精灵,让它们在大自然中尽情绽放可能会更美,而不是在街坊温馨的家中完成辉煌的涅磐。

    七、凉茶铺子滿街摆,药材煲汤是例牌。糖水度夏很自在,药食结合真不赖。岭南夏季绵长炎热,自古多瘴气多瘟疫,人们在利用药材和食物治愈疾病的同时,逐渐形成了独特的“凉茶文化、煲汤文化和糖水文化”。大部分的广州主妇讲起煲汤和糖水的功用来都是津津乐道,各种药材食材在解病救疾、预防保健方面运用的淋漓尽致。如今的凉茶铺衍生出夏季的椰奶和冬季温补的桂圆红枣等品种,早就是见凉而非凉,似茶而非茶了。

    八、水沟里面龙舟赛。河涌依旧,仪式依旧,热情依旧,人情依旧。这是村里的老小聚首的场合,赛的更是一种精神。

      九、零碎利是真无奈。春节后开工前是烦琐的包利市、拆利市,绝大多数是1元、2元、5元、10元的小零钞,浪费很多时间,而且也不卫生。

    十、城中村种房不种菜。想当年,迅速城市化,密植出了密密麻麻的毫无规划的小楼房;如今,弊端越来越多,逐渐退出历史舞台。巷子里的孩子们会哭,坐在老祠堂门口纳凉的阿婆会哭。城中村曾经是许多外地人来广州创业“捞食”的第一站,安身立命筑梦的家园。说来奇怪,城中村的日子那么苦,那么挤,那么吵,那么脏,夏天那么热,冬天那么冷,然而那里的生活却为什么那样的难以忘怀,只因简单而方便的生活吗?真是个解不开的“城中村文化”。暗淡了,窄巷灯影;远去了,喧嚣蝉鸣。深夜,我坐在村口的石凳上,店铺都一个个准备打烊了,昏黄的路灯下,几个细路仔还在痴迷的滑滑板,周围静寂寂的,没有叽叽喳喳,像默片,眼前的情景和自己的童年如此相似,同样的时光,同样的小巷,不同的只是手中的玩具,我终于明白了,只有高度文明和发达的城市才有资格怀旧,原来流进血液的东西是难以忘记的。

    这些独特的岭南风情渐行渐远,转眼间仿佛凝固成上下九步行街的雕塑或荔湾公园的壁画,供后人瞻仰。

    谨以此文写给不寻常的广州2009,当下的广州各种工程如火如荼,广州市民为了迎接明年亚运正在经历美容手术或是怀孕般的阵痛,相信此番阵痛过后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是更加绚丽,更加现代化的广州——祝福广州2010!

上一篇:[多图]韶关:粤北古城赏枫观雪 梅岭古道探花
下一篇:[多图]广东最绝色的伤痕 乳源大峡谷探幽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