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雅旅游网 > 广东旅游网 > 广东 > 深圳 > 深圳

“鹏城第一峰”徒步登深圳梧桐山记

      到深数载,户外运动很少。有同学相邀同登梧桐。

    梧桐山为莲花山余脉,位于鹏城东部,横跨罗湖、盐田两区。自西南向东北渐次崛起。三大主峰小、中、大梧桐海拔分别为692米、706米、944米。

    一行十人晨七时出发,驱车至大望,自山北麓溯溪流而上。

    鹏城冬月,早绝雨水。清流细细,自山涧抚乱石而下,寂无声息。两边丛林,绿影婆娑;间或一树浅紫深红,透露秋冬意象。凝神定气,扶木牵藤,踏卵石,踩腐叶,跨浅壑,越枯木,十人顺次而进。乱石丛中,或有数株芦苇,绿意盎然;峭壁缝里,时见一尾凤竹,挺立昂扬。山涧两侧,少闻啾啾鸟鸣;绿荫深处,偶传汲汲人声。队列里有人不甘半晌寂寞,骤发长啸,引来山腰数声应和。众旅友顿生雀跃,你呼我叫,欢腾一片,打破了这半山静寂,一隅安宁。尘俗全忘,我心也张。只觉队伍速度太慢,发力向前,已然窜至队首。不意间,与一碗口粗细、悬空横卧的枯树迎腰相撞,踉跄二步,还是站稳了脚跟。俯察清流刷石,窃窃私语,我并未湿足湿身;回望队列稀拉,人影绰约,我已领先百步。不亦快哉!接力前行,有大过磨盘数倍巨石拦路。侧身而过,自后攀缘而上,登高一呼,竟无应者;但远山近壁,余音回荡。不亦快哉! 渐行渐上。沿溪岸野芋嫩根,胖若人前腿;老藤枝蔓,粗过我后臂。平生未见也。

    泰山涧中小歇两次,有旅友还觉体力难支。于是弃溪流而择石路。人工石路走起来单调,愈显人累。石阶陡峭者亦有六七十度,更是消耗体能。只能走一程歇一程。沿途人渐熙攘,有靓女路边小憩,拭汗补妆;有情侣林中私语,儿女情长。观之亦解乏也。人流中有老太在一中年男子陪同下登山,感之佩之。请问高龄,七旬有三。不紧不慢,不吁不喘,气定神闲。我辈后生汗颜焉。队伍无形中速度加快,俩最年轻男旅友遥遥领先,把我们大队甩后。

    至小梧桐顶,队伍汇合。清点人数,饮水吃食,补充体能,减轻行囊负担。垃圾入桶。稍作休整,准备最后冲刺。

    顺好汉坡上望大梧桐主峰,石阶漫漫,峰壁陡峭,青云袅袅,生畏也。然登高岂可留下不临绝顶之憾?

    拾级而上,双腿愈来愈沉重,忍受阶边石凳小坐的吸引,学着挑山工走“之”字型路线,一鼓作气,终于越过五百余级台阶,上得坡顶,费时两刻。海风徐徐,迎面吹拂,周身舒坦!此时最年轻的一位旅友已端坐坡顶十余分钟,后生可畏哉。稍作喘息,继续前行。攀石壁,援铁索,手足并用,又上一峰。引劲仰望,须再过一峰,方可登顶。此时回首,九人大队落我身后数丈矣。疲惫全无,慷慨接力。如前,再下一峰耳。海风猎猎,劈面而来,汗气未消,凉意顿生。果真高处不胜寒。赶紧解下围系腰间的外套穿上。前望,大梧峰顶不过百余米,比之来路,坦途耳。至主峰山包下,见天池,如小水洼,干涸见底。不逢其时也。东眺大鹏湾,雾霭之下,烟波浩淼;西南远望,惟港岛最高峰凛立云上,其余皆隐约难见也。俯瞰沟壑幽深,山涧葱茏,不知来时路矣。荫霾天气,城镇静卧,犹酣睡中耳。

    大队聚合,在一环卫工人引领下自西北鸟道下山。回程多走盘山公路,深感脚板受累也。其间为抄近路,我等四人又两入鸟道。后次抓藤揪枝,大汗淋漓,误入涧底,反多费时十余分耳。下山所花时间约为上山两倍。前人有道,上山容易下山难。至理也。

    下得景区北门,已过午时二刻。此时腿酸人乏,身虽累,心情舒畅也。

    久困闹市之人,偶入自然,察时序物候之变化,观天地宇宙之广袤,劳动筋骨,舒展胸怀,不亦乐乎。

    放翁诗云:城中桃李愁风雨,春在溪头荠菜花。信然。

上一篇:[多图]给我一杯忘情水 万般爱恋荡漾在万绿湖
下一篇:[多图]中国丹霞第一天山

.